疼痛,为什么要忍?

日期:2017-10-10 作者: 依水佛兰 来源:梅亚药学事务所

最近被跳楼的产妇给刷屏了。一时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医院有医院的难处,家属有家属的理由,最终死了的产妇居然也免不了被诟骂,再过些时日恐怕连最无辜的胎儿都要被按上长得不好害死亲娘的罪名了罢。本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对唔清楚不确定的事情决不随意发表意见的立场,吾等对此等伦理大剧自是抱着瞧热闹的吃瓜群众的心态坐等砖家公知发表言论打口水仗。


闲言少叙,如今只打算说一说,这疼痛,为什么要忍着?


好像自古以来,天朝人总是特别能忍,尤其是生理上的不适。同样是分娩时的疼痛,国人一直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无痛分娩什么的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甚至连很多经产妇都不知道还有“无痛分娩”这一选项。国外分娩时的镇痛技术使用率有多少,暂且没有官方确切数据时不可胡诌,但普及率远远比我国要高已是不争的事实。


再来看一则号称“中国第一起吗啡医疗案”的官司。不仅仅是普通公众对镇痛药的无知和误解,连医疗行业的非疼痛专业领域人士也对镇痛药物的使用有着偏见,幸好这一场官司吗啡胜了。癌症终末期的疼痛,国外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阶梯镇痛方案,但国内似乎实行的医院并不多,许多普通医生对疼痛的认识也还停留在教科书上,好像疼死了活该。


说到教科书,不禁又想起《黄家驷外科学》中那一段被多少人奉为经典的话:“镇静止痛药物,在明确诊断并决定采用非手术疗法的前提下,可根据需要适当选用。对于需要密切观察病情变化、有可能转为手术治疗的病例应慎用,因不适当地给予镇静止痛药物,特别是使用吗啡、杜冷丁等药物,可能掩盖病情的变化,贻误中转手术的时机。”常言道,尽信书不如无书。《黄家驷外科学》成书于何时?1960年出版的第一版。现在过来多少年?2017年啊,半个世纪都过去了。当年什么条件?看病主要靠的是望闻问切,有个显微镜看看血涂片算是高等技术了。现在有多少诊疗手段?不说也知道,医院死贵死贵的仪器进了一批又一批,花样名目日新月异,3个月不学习就要被继续教育。因为使用镇静止痛药而贻误病情的假设,基本上一位有责任心的医生都不可能出现的。可是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的话,依然被当年的医学生奉为圣典,该控制疼痛的时候,依然不敢用药。


不过,话说回来,疼的是你,与我何干?书上都说了,不能用,我为什么要用?不用是有书为证,用了被告滥用用药物时,则哭都没眼泪啊!所以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忍一忍也出不了什么事。


最后,无责任设想一下,如果本人要进手术室,除了提前签署各种知情同意书之外,最好再签一份“拒绝家属授权书”和一份“主刀医生根据‘本人生命权优先原则’全权委托处理书”。手术室外面的那群家属们,交了够钱就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2000-2017 中国药房网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像素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