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缺失的药师

日期:2017-10-10 作者:梅亚 来源:梅亚药学事务所

那日在地铁站有人唤我:“药师。”蓦然回首,却不认得。身后的小伙子带着感激的笑容点头致意,我也礼节性地报以笑意。心里隐约知道他是我曾经看过的病人,但直至今日才回忆起,他是肝功能异常疑诊为药物性肝损伤入院,我曾至病房详细询问过用药史,协助医生排除可疑药物的。


原来是他啊!我欣慰地回想着与他在地铁站偶遇的情形,为他的康复由衷地高兴。然而,更令我感到高兴的是,他始终记得,我不是医生,不是护士,我是药师。


在中国,药师是缺失的。在医院里,经常被病人或家属误认为医生、护士、陪护、订餐的,甚至还曾经被护士误认为是接送病人的。尴尬自不必说,更多的是对公众认识中药师缺失的一种深深的悲哀。

中国至今仍没有药师法,药师的工作仍然无法有效地去界定。曾经有同行不无讽刺地说,现在药师的所作所为都是未经法律许可的,严格意义上来讲都是违法的。


今天早晨的时候,有朋友在传一个视频,一个因药物导致聋哑的小女孩,用手语描绘着无声的故事和对妈妈的爱。因药物致残的故事,一个比一个悲伤,一个比一个无奈,但是这些悲剧都是不可避免的吗?


不是啊!因为没有药师,最应该守护我们用药安全的药师在中国缺失了。


医生关注的是药物疗效,护士注重的是药品使用。只有药师,能够真正全面的评估用药方案,在权衡药物治疗效果的同时,平衡药物副作用,规避药害事件的风险。


还记得那一年的非典么?多少非典病人大剂量使用糖皮质激素救回一命,可是药学教科书上明明白白写得清清楚楚的骨质疏松的不良反应却导致了多少幸存者多年之后的股骨头坏死,终身瘫痪。因为药师缺失了,我们不得不从一桩桩严重的药害事件中才能深刻地认识到药物的副作用。从那时候起,长期使用糖皮质激素者,常规补钙预防骨质疏松及股骨头坏死。


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那个时候我们药师能够发声,提前警示相关的药物不良反应,或许这些幸存者后半生的日子就能过得轻松一些。


可惜,他们已经没有如果了。


将来,如果中国能够为药师立法,有药师执业,中国的药害事件也许能够少一点吧。

2000-2017 中国药房网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像素时代